喜欢写点东西,很高兴遇见你🌟
近期闭关肝原创

沉迷奇幻,沉迷零晃

微博@来夕赶稿中

youme cafe❤️ 与朋友一起

当然,还有Reikoga

“There are two types of people in the universe -- those who dance, and those who do not."
在宇宙中有两类人:跳舞的,与不跳舞的。

Information overload

事物混沌不清,問題是在發聲之時,我們總得選擇一個傾向性,否則言語將毫無意義可言。大抵在將迷霧般的思緒理成一句話時,謬誤也隨之誕生,但即便如此還是要發聲,即便那微弱短暫的聲響終將消散於無垠的麥田。

假面舞會故事

鎮上舉辦假面舞會,每晚都辦。全鎮的人,不論長幼,不論性別,不論種族,只要你戴上了假面,皆歡迎入場。

一個女人聽了,也戴上銀的假面,隨著隊伍進了大廳。大廳真大呀,黑壓壓的人,五顏六色的假面,在水晶燈下閃閃發光。

「在這兒,沒人知道我是誰。」戴著假面的女人心想,「不如放開了玩,玩個盡興。」

女人心裡舒坦了。她一改平日的作風,和陌生人高聲談笑,和未知的紳士(?)隨音樂共舞,在變幻的光影中喝酒敬酒,收玫瑰送玫瑰,每晚都不亦樂乎。

鎮上舉辦假面舞會,辦了好久。戴假面的人來了又走,走了又來。而女人呢,卻一夜比一夜拘束了。

「現在,情況可不一樣了。」戴銀假面的女人心想,「都怪我每晚都來。現在,人們都知道我是個『戴銀假...

寫作是低效率的,如果以速度來比喻的話,大概是走路或跑步,記得村上春樹這麼寫過。

是呀,寫故事是為什麼呢。如果純粹想闡述論點,寫分析,寫論文,寫essay無疑快捷得多。但寫故事的人大抵是遲鈍的,你說雪摸起來冷,別人一聽就懂了,點一點頭,接著繼續去做別的事。但偏偏有人想不明白,非得從春天等到冬天,乘著火車親自去雪國走一遭,把整個身子陷進雪裡,胳膊腿兒劃啊劃個好一會兒才懂,說喔原來雪是這樣的。末了還不滿足,想再到那個村的雪地裡躺躺,那個鎮的雪景里逛逛,心想雖然都是雪,但總該有哪裡不一樣,怎麼個不一樣法呢,待我親自去瞧一眼。

小時候聽老媽說外公是個寫書的,不以為然的說喔,繼續埋頭看漫畫。這幾年突然想起這回事,「等等好厲害」

於是前幾年過年時回老家,問外公要幾本他的書來看,老人家十分喜悅的從書櫃拿了一疊來,多是兒童小說。「都是給小孩子看的啦」聽老媽這麼說,外公當即抽出一本,「也是有成人小說的!」

當然並不是那種成人小說。之後拿回家看了幾篇,挺有趣的,只不過因為知道是外公寫的,讀起來有點出戲⋯⋯外公胖乎乎的抽菸的面孔老是會跳過文字浮現在我面前,說著「我年輕時也想過各種不同的事哩。」

【零晃】The Legend of the Lucky Ones/ 幸运儿传说

·海贼零x荷官晃

·奇幻架空,时代错乱,番茄德州扑克和赌场穿越时空友情乱入

以上ok的话祝食用愉快!



The Legend of the Lucky Ones/ 幸运儿传说


船身随着波涛一摇一晃,船员仓甲板上堆着的麦酒空瓶滚来滚去,半满的酒桶堆在墙角一动不动。圆形舷窗沾满水珠,天色黝黑,外边的大海呈现深沉的蓝色。现在是晚饭过后的休憩时间。

借着头顶煤油灯的光亮,可以瞧见木桌中央放着堆起的筹码与五张扑克牌:黑桃2,梅花3,方块K,红心4,梅花J。此时此刻,五个海贼模样的男人正围在桌边,手边摆着斟满酒的木...

我向湖中扔一块石子,总归是期望看见一些波纹的。然而我丢石子的目的不在于看见波纹,而在于享受丢石子整个过程。

【零晃】狼辛paro

·狼与香辛料paro(旅行商人x狼神)短打,设定属于原作,稍有改变设定:兽人虽然少见但不会被大众深恶痛绝

·过激背德零零出没

以上可以接受的话祝食用愉快

- 


负责审查的官员狐疑的看了来者一眼。

“二位是……?”

“旅行商人朔间零。”身着黑披肩的男人弯眼笑道,带着商人特有的狡黠,“途经帕斯罗村,来卖点皮草。”边说着,男人边掏出一袋银币,那是入境时货物需要缴纳的税。

官员颔首收下。男人的运货马车上确实如清单所写,载着七十件从帕斯罗村购入的貂皮。然而问题不在这里。

“吾辈已经写得很清楚了,”似乎意识到官员的疑虑,男人继续笑道,“这是吾辈...

©来夕
Powered by LOFTER
      1/6